乱⒎⒏糟

很少写文字,我不确定我还在不在。曾经挚爱的现在不舍给它温度,它还会和以前一样爱我么?

那一园子已荒废的青春日渐消逝,我才开始担心。我不知道我求的是不是我要的,得到的是不是不变的,眼前的是不是真实的,而我是不是应该离开的。

我讨厌消极,却像个顽物般遵守着。于是只能安逸,哪怕错。

我还是很怕冷,就像某人害怕某物一样。我想某天,我流落在某地,我会选择认真的活。只因为,我不愿死在陌生的温度下

有一天,我会带着自己走,去想念我爱的人。

 
评论
© 亞亞亞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