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捧的记忆(四)

7、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矮矮胖胖的,头发很细,留很短的胡茬,总穿一身沾满油渍的灰暗的衣服。为了养家他在一家机械维修厂找了份差事,并把三班倒的工作调成了白班。以致原本不多的工资更加微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长时间呆在操作间,让他疲惫不堪。可他把这一路荆棘看作美好的过程。累了就想想女孩可爱的样子,唤他爸爸的神情。他仍觉得她是上天的恩赐,让她开放在自己眼下,也不遗余力的照顾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下班,男人会先在秋千外十多米的地方静静的看女孩玩耍。很多时候,她身边都有一个男孩,瘦瘦的,光着脚板。女孩唤他小笛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看着女孩把糖纸剥开,把糖塞进男孩嘴里时,心会一酸。他知道女孩总有一天会离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过女孩后,他会回家换件干净的衣裳。然后绕到巷子口买一个棉花糖。当然,如果男孩在,他会买上两个,再返回草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最喜欢女孩发现他的那一刻,她会把男孩丢在身后,向他跑来。然后唤他爸爸,爸爸。多么动听的声音啊。男人揉了揉耳朵,他是那么满足。

 

8、

        女孩回到了原来住过的房子,她还记得男人不久前才拉着她的手离开这里。男人看着女孩一天天漂亮,他怕给她买的东西过于寒碜离她的美太远。于是开始做点小生意,也许是巧合也许是眷顾,让他发了笔不大不小的财。为了让女孩生活得更好,他们搬进了悦庄小区。离开时,她收起了所有可以带走的东西。发带,电子表,玩偶挂饰,泛黄的碎花棉布裙,很多很多,她是那样念旧,不舍得放弃任何。这所有和男人有关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直爱着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爱我么?她在男人吻她眼睛时小声的问。可男人还是听到了,捧着女孩圆润的脸,笑着说,当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眨了眨眼睛,然后咯咯的笑了。她讪讪的搂住男人的脖子,这次她想用唇去回应男人。男人没有躲开,漠然的接受了。男人是理智的,他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。然后推开了女孩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男人死于脑溢血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葬礼是生前几个生意上的伙伴一手操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在去参加葬礼时在路边采了几朵白色牵牛花,没有任何气味倒显得它们生长得有些惨淡。她明白这个时候用牵牛花过于牵强,可还是将花贴在了唇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将白花放在男人的头旁,然后认真的看着男人。她仍旧相信男人只是一时贪睡忘了时间。又或者这只是个和《睡美人》雷同的故事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贴上他的唇,却没有前一天温湿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醒了,然后号啕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轻轻摇着破败的秋千,虽然才搬走不久,可她很长时间都没有再碰过它了,她觉得自己长大了,男人也可以常陪着她了,所以给她解闷和等待男人的过度品不得不淡出她的生活。但她还是会在秋千十米左右,安静的看着,就像男人当年看她一样。也偶尔有小孩穿过草地,在这里玩耍,让她不得不回忆起一个孩子,瘦瘦的,光着脚板。女孩唤他小笛,小笛。吃他准备的糖果,拉他稚嫩的手。

 
评论
热度(2)
© 亞亞亞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