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是死

从那次开始,我几乎是爱上了死。淡淡又纯粹的感觉。

我讨厌白天,讨厌黑夜。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开始厌倦世界。

我爱上一种虚幻。就像我爱上了我梵高的向日葵。事实上,我没有见过它们。

我很少写一种文字,其中有一种颜色,其中有一种材料,其中有一种房子式样。我知道,放弃了它我就放弃了一种长存的思想。可我并不难过,至少我还可以笑。

太阳+雨=彩虹

我这样想,也就这样做了。我用长短不一的彩色铅笔画下了这个我认为成立的等式。可我没有说,太阳是你的笑,雨是我的眼泪,彩虹是我们仓促的爱情。要是说了,你会点头么?

我还是变回了以前,再次爱上了死。淡淡有纯粹的感觉。

我想我的肋骨不会怪我,还会偷偷笑吧!

 
评论
© 亞亞亞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