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时就想这样很安静地过 就算有人说我不会幸福 可我还是会笑

当我理解选择的含义时 我才发觉自己从来没有选择过 权利给了他人 我还做着我的梦

我到底有没有学会寄托 否则那暖色的人形木偶怎会弃去我的梦

⒛岁了 梦也该醒了 不是童话的情节又怎会有童话的结局 

我醒了 也摇醒了我的思想 它一遍遍的数落我犯下的错 声音很小却很响

我还趴在窗台 看雨落下的样子 我总说每颗雨滴都是一个梦想 落在河川的成真了 落在地面的幻灭了 

那些守者梦想的人一定也趴在窗台 看雨落下的样子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疯的哭 落魄的笑

哪种姿态才最美

 
评论
© 亞亞亞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