。。。

窗外的雨很大,我还是固执把它称作希望泛滥。这个春天似乎特别冷,让我觉得成长了20年的城市有些陌生。我对着窗哈一口气,然后用带伤口的食指写下我们的约定,不小于一辈子。

昨晚,友人说我很善良,我淡笑。他说就因为我的善良所以一无所有,我无措。我用被子蒙住头,可闻不到自己的味道。

很多东西都让我惧怕,比如路人的眼。最爱的还是用手捂住流海,事实上却是阻断眼神。

反复剪断左手新生的指甲,我不会把它们修的很美,因为我知道,它们美了就不适合我了,即使美了也不能适应一种音乐。我学一种永远也学不会的乐器,并非想证明自己的不自量力,并非想磨压自己的自信。我把它当作一种信仰,却没有双手合十的惬意。

我总和自己说面朝大海,听花败花开。

 
评论
© 亞亞亞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