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过半

夜的本性就是这样

暗到我看不到自己的掌纹

那些合了又分的线代表什么

我从不追究

 

我涂的宝蓝色指甲很闪烁

它会不会刺伤路人的眼

我常这样想

若给自己一种颜色

就能知道我更爱谁

 

我丢了很多美妙的字眼

于是

思虑开始斑驳

我把最好的词给了爱

那留给自己的

会不会太过于寒酸

 

我的手一直浮在空中

它和我的思想一样受虐

像个不可以告人却悲壮的歌

我却和我的影子在雀跃

 

刚好12点过半

那最后半声钟响你听到了么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评论
© 亞亞亞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