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很长,天还是会亮

这星期几乎都在旷课,理由很多,借口很杂。我不知道这种消极怎样才会适可而止,像我以往藏起的照片,或烧掉的日记。

我开始留指甲,毫不在乎取戴隐形眼镜的指甲有多长,是否会划伤眼睛,事实上,我经常划伤。我会捂着疼得难受的眼,让眼泪就这样流,然后小声说自作自受。即便我小心呵护,可它们还是参差到难看。看护它们就像精心照看我的植物,因为我的植物也枯萎了。

温度持续上升,体温是否执意减退。我好象放弃了这种长存的思想。我还是摸索镜子里我,永远都是不招人喜欢的样儿。是否敲碎了这扇窗,我才能看到花开的模样。

我又换了一色指甲油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爱上了这种琐碎,又让它升华。我用心情给它们描色,然后随心情将它们剥去,它们就这样忠于职守,到散。

夜很长,天还是会亮。今晚的月美得让我不会忘。

 

 
评论
© 亞亞亞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