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把误会当误会,是否负负得正。不过是傻子的慰词。我躺在床角一直哭,只到眼泪流干,就睡着了,这是不是假惺惺的姿态。

我故意在夜间喝很多冰水,这样明天就可以看到血。我不需要谁的心疼。

我扎起流海,样子很滑稽,也很落寞。我想我那终不见天日的额头会着凉的。

还是会有人说我太悲,我笑而已。悲剧才刚刚上演,又或许早已播完,只是被人拨到了循环播放的键,那个人懂我的爱,却不懂我的痛。

也许一个人才叫生活,我应该是喜欢生活的。我一直站着,看车来车往,人来人往。很多人看到了角落的我,角落的我看到了很多人,很多人没有记住我,同样我也没有记住很多人。我把他们摆在眼前,同样让他们在我眼前消失,又或者说他们闯入了我的视线,然后主动消泯。我不痛不痒的继续站着,又或许说是等待着。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一个人也在这样等着我。如果那样,我们就注定都在原地,结果谁也等不到谁。

我把心情留下来,闪烁的是我目睹的。或许我有错,并将错延伸。醉可以做调料,它们调和,我错得更深。镜子里的映像永远不完美。

我会离开的。对不起。

 

 
评论
© 亞亞亞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