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捧的记忆(十)-终

19

       我就这样丢下了心爱的女子,任由她惊诧的目光被房间的空气阻断。仿佛把她锁在黑房子里的人就自己,我听着她的苦闷和哀号,仍旧无动于衷。看她头发凌乱打结又疯也似的一把一把抓下,我却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的声音像道屏,隔断她同我的交结。只留下她,和她的猫。

       慵懒的猫匍匐在沙发上,尖利的爪摩梭着沙发。它怔怔的看着女孩,眼中的绿忽暗忽明,人类不懂的思考同无法预知的野性使得它打起精神,仅四分之一秒的时间,它扑向了女孩,一口咬住女孩的脖子,鲜血汩汩流出,爪则不停的撕扯她的脸,划痕像一张张企图张开却被固定死的嘴,张不开,合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女孩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   黑猫则满足得舔舐着沾满鲜血的爪。

       突然,女孩从地上爬了起来朝我走来。只有一尺的距离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的脸,白白净净的,没有任何伤痕。我抬起手,闭上眼睛轻轻的抚摸,她的脸犹如长时间经过泉水打磨的玉石,光滑无比,手心间是我曾熟悉的温度。我抑制住内心那团叫做欲望的火来回摩挲着,我像恶魔般汲取着她的热,则越发感觉到她的凉。

       骤间,却发觉手心湿湿黏黏的,我不得不睁开眼。然而,俏丽的女孩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狰狞的脸。她发出低微的声音,越靠越近。

       我身子一抖。竟然是个梦。我诧异自己怎么会在路边睡着了,偶尔有人走过,也异样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事实上,我真的丢下了心爱的女孩。

 

20

       男孩疯也似的往回跑,脑子里满是黑猫撕咬女孩脖子的画面,女孩睁着双眼看着自己,仿佛只是问他要一块糖果的纯真。她就是秋千下那个光着额头的小女孩啊,总是唤自己小笛,小笛。小笛终于长大了,却懦弱得不如小时候能够挺身而出保护女孩。

       他一边跑眼泪一边流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,用尽力气抱住搂着黑猫的睡着的女孩。她嘴角上扬,像是做了一个很甜很美的梦。

 

21

       我爱着自己的父亲,无论何时。

       我诚挚的答谢每个来参加葬礼的人,每一次谢礼我都竭尽全力,我听不进旁人的劝阻,直到有一丝暖意从额头沿着鼻梁处滑下,流进嘴里,腥咸的味道让我有点晕眩。

       我看到父亲坐了起来,他撅了撅衣角,然后盯着我的脸看。距离下,我依旧感觉到了他的胡桩刺刺的,亲昵的摩梭着我的脸,粗糙的大手暖暖的,撩拨着我的凌乱的头发,他眼角的细纹簇成一个个笑脸,我沉溺在这些沟壑里,然而沟壑越来越深了,骤间变成无数黑洞,开始吞噬整张憔悴的脸。父亲真的离开了,病困的身体同他支离的灵魂。

 

       谢礼的代价是我毁了自己的额头,却仍旧得不到慰藉。我留了流海,是认为我的眼睛不能留在这个世界,我清澈的看任何事物,却被所有事物无声色的捣毁,我变得暴躁不安。

 

       卡卡是只猫,黑色的,傲慢偏执。它承接着父亲的责任,毫无怨言的陪伴着我。可我仍旧不断地责骂它,毕竟它无法回应我对它说的一切。直到浅阳的出现。他同我说我想说的,或者父亲会说的,我陷在他的世界和父亲的记忆里。

       却终于明白,浅阳就是卡卡。

       所有沉淀,我走出了错误妄想构筑的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 终——

 
评论
© 亞亞亞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