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捧的记忆(八)

15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这样?我一只手抓住她的手,一只手指着床单。你骗我,其实你想避开我是不是?为什么要胡编一个人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这样呢?怎么会这样呢?不可能的。明明我给了浅阳的,这不可能。她猛的摇头,一只手不停的撕扯自己的头发。像只受挫的小兽,让人又生怜惜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松开手,擦拭着她还未掉下的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礼繁,你告诉我,事情到底是怎样?我松垮的语气显然是对她的懦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。浅阳是要了我的,他还说不会离开我的。他是不是在说谎呢?

        是不是你记错了?我无措于她的话,也诧异自己的话。这种事有谁会记错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的。我还记得那天,他抱着我,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够了。这是怎样一种心情,由自己爱的人说出与别人在一起的情景,情绪已经塌方。带我去找他,我要见他,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礼繁只是抬头看着我,不说话,也不起身。凌乱的头发掩盖了她的情绪,她就像个玩泥巴玩到一身邋遢的孩子,然后回家,还是在干净的床上乱蹭,若什么也没发生。可是,疤还在,那足以证明她受伤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一起去见浅阳好不好?我就和他聊聊我们小时候的事。我不会和他说今晚发生的事,好不好?我几近哀求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轻的抚摸我脸,那柔软的手不禁又让我身体一热。她却仍直直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带我去好不好?我轻轻握住她的手。

 

16

        男孩的手握紧拳头,他思考着女孩拧开门锁的一刹那,房子里会有怎样的温馨。是不是所有的摆设都是女孩亲自挑的,那些粉色的装饰到底有多可爱能让女孩为之笑的那样开心,屋里会又有怎样一个男孩,有怎样温柔的眸子,会不会为他的到来恼羞成怒。又或者,他能够说服屋内的男孩让自己带着礼繁走,那这样应该说哪些感谢的话。他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思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尽力平静自己,至少礼繁第一次给了自己是真的。或者像第一次去草地那头时一样,他料不到童话的结局。这次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偏头看看女孩,流海还是有让他拨开的冲动,尽管下面会出现本不应该属于这张脸的缺憾,可是他习惯她的一切,美或歹,至少都是她的。他可以保证自己能够每天反复亲吻她的额头,直到伤好或者他死。那样,女孩天天都是属于自己的,与房里的男人毫无干系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孩的思虑没有停过,一种又一种的可能接踵而来,他有些迟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门终究还是开了。

 
评论
热度(3)
© 亞亞亞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