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捧的记忆(七)

13、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整夜我没有睡,合上眼就能够看到礼繁的影子,原本这是该庆幸的,然而他身边多了个男人,我看不清他的脸。他们很开心的说着话,礼繁一直咯咯的笑,笑声刺痛我的耳膜。于是我尽量大口呼吸,耳边的声音依旧没有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还是拨通了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在炽景酒吧走了很多来回,抽了两包烟,终于看到了礼繁。她像个仙女,似乎不活在这个世界,只是偶尔顽皮了,才来到这里,用她明媚的眼睛看周遭的人,然后发出咯咯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很静。所有的人仿佛只是为了喝酒而喝酒,他们不说话,也没有表情。或许生活太挫折,或许感情不如意,种种的种种都让这个酒吧异常的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坐到最角落的位置。幽暗的光参杂了不少暧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叫了一打啤酒,然后开始一杯接一杯的喝。她就安静的坐在对面,不说话,只是直愣愣的看着我。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涨红脸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活过得好么?这句话似乎在埋怨,不屑到我的嘴角有些抽动。还没等她回答,我继续问,你为什么不等我回来?

        我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忘了?忘了我说过的话还是忘了我?我有些生气,或许不该有责备,可又确实很责备。她还是像个孩子,没有惶恐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也不知道。好像从某天起我就忘了很多以前的事。可是我记得你,小笛。我真的记得你。记得你给我带来的糖果是五颜六色的,记得你陪我在秋千下很久很久,记得你每次来都是光着脚,记得我们一起吃软软的棉花糖。棉花糖?对,我还记得爸爸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。因为我知道她心里是想我的,她记得所有的事。可是她的哽咽是从她说爸爸时开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走了以后。发生了什么事?都告诉我好么?

        你走了以后我常一个人去秋千那儿,在我知道了你不是和我捉迷藏躲起来时,我哭了很久。后来爸爸给我买了只猫,黑色的,美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卡卡。

        恩。她点点头。卡卡天天陪着我。不过它很喜欢睡觉,偶尔它开心的时候就会粘着我。它喜欢我顺着它的头摸到尾巴,也喜欢我给它挠痒痒。我们常一起去晒太阳,它眯着眼睛,听我和它说学校里发生的事。她给自己倒了杯酒,然后呡了一口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爸爸后来做生意,我们也搬到了悦庄小区。他最常说的话就是我要让你的眼睛更明媚。他还对妈妈念念不忘,所以我有他给的两份爱。我爱他胜过爱任何人,可是他还是离开了我。她顿了顿,整口喝了剩下的酒。我想这个时候我没有理由拿开她手中的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给我留了些钱,偶尔自己赚点稿费,日子也能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卡卡怎么不见了?又或者你是怎样认识浅阳的?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知道。这话让我很不明白。是不知道卡卡怎么不见的?还是不知道怎样认识浅阳的?

        都不知道。她眼里有点迷茫,但却又不像在搪塞。这些我无法理解的话让我不知道该怎样继续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说说浅阳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浅阳常陪我说话,他很多时候常和爸爸一样说的话,这是让我最开心的。我写稿时他就在一旁看着我,从来不会闹。他喜欢所有我喜欢的东西,所以我在家里挂粉红色的窗帘,铺粉红色的床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我也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很多人都可以做到。可他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嘴角又抖了下,似在冷笑。我觉得我输给了时间,输给了我掐了又算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给你这么多,那你给了他什么重要的?

        她偏了偏头。重要的?如果第一次算的话。语气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握紧拳头,猛得砸在桌子上。所有人齐嗖嗖的朝这边看,然而,我的情绪无非是他们喝酒的插曲,并不影响他们的心情,于是低下头继续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果然被我的举动吓到了,我也终于在她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惶恐。我认真的瞅着她,什么都没变,就像我第一次见到她一样,除了流海。还是那张让人怜惜的脸同眼神,让我怎么忍心继续责怪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不起,刚吓到你了。我想这如果是我今晚上最后的话,似乎太小气。可我找不到更好的话作为结束语,我说不出希望你幸福,即便她真的爱他。我满上啤酒,一杯接一杯。她真的只是个孩子,不会辩解也不会安慰,然后学我,一杯接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我把她带回了家。


 
评论
© 亞亞亞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