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捧的记忆(五)

9、

        我又来到了资城,确切的说,应该是我又来到了这个小城一块草地的一头,没有再犹豫草地那头是怎样的景象,像八岁时那样,脱下鞋袜,蹋在软软的草皮上,参差的植物像是在挠我的脚板,却让人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岁来到资城,十一岁离开资城,二十二岁又回到资城。像一个寡郁的轮回。大学毕业后,我毅然的选择了回到这里。我的执意让母亲有些不解。可她没有我追问我理由,只是默默的为我准备好行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依旧还在。这不是臆想。我就这样看到她了。唇还是艳红,可那光洁的额头上却盖了层厚厚的流海。

        礼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微微的侧过身子,怔怔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是小笛?她显然认出了我,然后朝我走来。她的裙摆在晃,我勒紧了内心最深处的一丝弦。你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十多年没见了吧!那时你只有这么高。我用手比划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点点头。然后咯咯的笑。

 

10、

        女孩和他坐在大槐树下,仔细的和他说这些年发生的事,当然,除了浅阳的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孩认真的听,也不说话,偶尔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离开以后,就没有人来陪我玩过。所以爸爸给我买了一只猫,是只黑色的猫。它有双犀利的眼睛,绿得很美。还有它的毛,摸上去很舒服。我总是叫它卡卡。很可爱的名字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卡卡。男孩终于说话了,然后好奇的问。那它现在在哪里呢?

        现在?爸爸离开以后它就不见了。我想它是因为爸爸才认识了我。既然爸爸走了,它自然就离开了。女孩有点沮丧,毕竟男人留下的东西并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让男孩有点不解,可他仍旧点点头,不继续追问。然后带着女孩去了附近的刨冰店。

 
评论
热度(2)
© 亞亞亞亞 | Powered by LOFTER